奏自由的资源

奏自由的资源

所以乘其水未渍胃,先用茯苓甘草汤治水,以清下利之源,后迺治厥,庶不致厥与利相因耳程应旄曰:寒因水停而作厥者,其证以心下悸为验。必太阳之头痛、发热,阳明之恶热、不眠,少阳之耳聋、寒热等证皆具也。

恐一升多者,宜服六、七合为妙。苟不知此,而以头项强痛为太阳之邪,目眩胸满为少阳之邪,发其汗,两阳之邪乘燥入胃,则发□语。

干姜能佐生附以温经,生姜能资熟附以散饮也。 少阳、阳明病多,则以大柴胡汤和而下之。

肝与胆合,刺肝俞所以泻胆也。 若更以有少阳□下满痛之一证不必悉具,而又误与柴胡汤,则后必下重,是使邪更进于太阴也。

若其人内有久寒者,宜当归四逆加吴茱萸此详申厥阴藏厥之轻证也。喻昌曰:少阴有急下三法以救肾水:一本经水竭,一木邪涌水,一土邪凌水。

虽有通身疼痛之表未除,但下利清谷不止,里寒已盛,法当急救其里;俟便利自调,仍身疼痛不止,再救其表可也。 彼此相兼合,而有轻重多寡之不同,谓之并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