∅magnet楼主福利

∅magnet楼主福利

汪琥曰:其人下利,日数十行,则胃中之物已尽,何得而不虚? 三焦胀者,气满于皮肤中,轻轻然而不坚。

故虽结胸而不能高踞胸巅,但正在心下而已;不能实力作痛,惟按之痛而已;诊之不沉而深,惟浮而轻浅而已;不能作石□,惟虚而结阻而已,所以大陷胸汤不应用,而另设小陷胸汤,高下、坚软、轻重、沉浮之间,病机治法昭然已。 伤寒或有因误下而成结胸者,乃其变也。

喻昌曰:篇中论结胸及痞之根源,云胃中空虚。饮入于胃,行气于元府,输精于皮毛,斯毛脉合精,溱溱汗出,在表之邪,必尽去而不留;痛止喘平,寒热顿解,不须啜粥而借汗于谷也。

凉寒者,天之阴也,此乃天之阴阳也。以桂枝二主之,则不发汗,可知越婢一者,乃麻黄石膏二物,不过取其辛凉之性,佐桂枝二以和表而清肌热,则是寓微汗于不发之中,亦可识也。

 下利痞□,仍虚痞也,服泻心汤已合法矣。胸虚邪陷,则为气上冲,桂枝汤证也。

又当辨无少阴证相杂,则用青龙,万举万当矣。其热少寒多者,纵热随□去,继必不汗出,表仍不解。

Leave a Reply